ACE统治力不再 V社大招能否挽救中国Dota?

  • 时间:
  • 浏览:74

  一年一度的TI7开战在即,作为全球最顶尖的电子竞技赛事,被无数信仰粉誉为传奇与财富的盛会,多少豪门几经波折只为将不朽之盾留在家中,多少选手辗转坚持职位登顶TI的巅峰,终其职业生涯的冠军夙愿。

  此番中国出战TI7,2支直邀战队(IG,NB),3支晋级赛战队(IG.Y,LFY,LGD)。虽然看上去与往年参赛的队伍数相仿,可实力较先前大幅下降。截止当前GOSU排名,内战王NB位列第4,LGD排名第6,其余更是在此之后,正因如此也有很多玩家唱衰本届TI7,恐其成为中国豪门战绩最差的一届比赛。

  面对这国外战队套路深,花样多,敢打敢拼的作风。国内鲜有能够跟的上节奏的,中国战队在最引以为傲的基本功和大局观在版本的迭代下被国外战队甩在身后。而在TI6上一骑绝尘从预选晋级赛一路扛着CNDOTA荣耀的护国神翼WINGS战队,下场更是让人心痛。要说这是年轻队员们膨胀或是小九九打的飞起,这实在太过偏颇,综合国内的监管机制的现状与俱乐部发展的情况,恐怕也算是阿喀琉斯之殇。

  不知道是否是当时疯传的一封玩家请愿信起了效果,又或是V社眼见着CNDOTA下坡路越走越快,作为最为看重的中国市场,V社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抬了一手。

  V社宣布调整赛事与推出新的积分制度

  Valve维尔福软件公司(简称V社)宣布,将在TI7结束后对DOTA2赛事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今后DOTA2将取消特锦赛体系,并且会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扶持三方赛事,同时对于今后的TI赛事参赛资格实行积分制度。简单来说可以将V社的改制归纳如下:支持三方赛事,全新的积分制。

  三方赛事

  V社将放弃特锦赛的举办,转而大力扶持三方赛事,Major与Minors。V社将会全程参与与安排比赛的时间与调度。

  Major与Minors的区别为赛事规模,Major赛事规模至少要求50W美刀的奖金,且V社在此基础上额外赞助50W美刀,结合以往赛事的奖金池模式,往后Major的赛事奖金预计将会远超100W美刀。

  Minors赛事为次级赛事,规模要求至少15W美刀奖金,且V社在次基础上额外赞助15W美刀。预计奖金高达50W美刀。

  两种比赛都必须在6个赛区(NA, SA, SEA, CN, EU, and CIS)有预选赛,必须要有线下的预选赛决赛。

  近年来V社的特锦赛体系大大压缩了其他三方赛事的生存空间,除了震中杯,DAC意外也鲜有出彩赛事。加强对三方赛事的扶持,实际也是将DOTA2本身的发展提到了迫切需求的位置。放手给有实力的第三方进行赞助,够促使更多的资本进入这个项目,使其产生更大的能量,其次V社直接安排日程管理与推动帮助,也能够保证战队与选手的状态,保障厂商与赞助商的利益。

  全新的积分制度

  本次V社改制最重要的一个点,也正是这个点引发了信仰粉的一波高潮。V社将建立选手积分制,参赛晋级的积分将与赛事的规模关联,与赛事的日期关联。越接近TI分数越高,规模越大相对积分也越高。

  积分将与选手绑定,不论选手是否转会都可以保留自己累积的积分。且同一战队仅计算前三的积分之和。晋级积分将成为是否受邀TI的唯一标准!!!

  新的积分制度,被很多人认为是改革CNDOTA的大杀器。这一项改动,且不论是否因为请愿信的原因,但确实是作为V社想要改变当前CN市场环境,积极寻求合理赛制探索的一次大迈步。V社明确了晋级积分的重要性,无疑又推动了战队与选手备战三方赛事的准备,而三方赛事也将更积极的寻求与V社合作的可能,这两者相互的结合形成了一个目前看来较为完善的闭环。

  其实电子竞技采用积分赛制的规则早已经司空见惯。LOL ,SC2,炉石,CS GO,这些产品可以说都早已走在了dota2的前列。而不同的厂商对旗下产品的电竞推动也有着不同的措施。

  拳头公司对于旗下联赛体系喜欢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广泛举办的官方联赛,丰富的直播环节,完善的观看体验,官方设立了以战队为主体的积分赛制,夏季赛冠军的直邀模式都有利的促进了项目内的竞争与整体产业的发展。

  暴雪方面对于推进电竞项目也是不遗余力,作为旗下拥有多款竞技项目的暴雪,官推黄金超级联赛,世锦赛环环相扣,每一次角力都为决出前往总决赛的资格,炉石黄金联赛、风暴黄金联赛、守望先锋黄金联赛。通过丰富的赛制与多品种的类目,合理的积分制,同样使的暴雪在电竞项目的推广上不落人后。

  而相较于前两者,V社则一直在探索推进DOTA2的方式,与旗下CSGO 的赛制不同,CSGO拥有大量的赛事,ESL职业联赛,PGL亚锦赛特锦赛,应接不暇。而DOTA2则受制于国内特殊环境与体制的限制,高额的特锦赛奖金压缩了中小赛事的空间,不利于良好的推广,众人只看的到TI奖金的超高规格,却看不到举办小赛事的心酸,实属无奈。同时,国内的DOTA2圈子局势动荡,俱乐部与选手之间的矛盾纠纷远胜过其他游戏,无力度,难管控等多方的因素夹杂也迫使V社必须做出改革。

  对国内电竞环境的冲击

  可以看出,如果大家都迫切的希望改革某个制度,其实是对现有机制的一种极大否定。V社改制后,ACE联盟应该不会太开心。

  V社改制的举动几乎被所有人解读为对ACE联盟的一次削权,对以俱乐部为主体的判断积分外的另一种尝试。过往多年在国内的DOTA2赛事,除V社直接举办以外,其他日程安排都是由ACE联盟管理的,甚至ACE与三方赛事邀约中国队时候,这些直邀的名额必须要经由ACE联盟,根据ACE联盟内部的排位积分来分配这个直邀名额。

  可如果这些赛事按照V社的计划升级成为Major或者Minor的赛事,那么势必将由V社直接掌控管理,而非ACE联盟分配调控, ACE联盟的话语权严重削弱,许多原先被打压排斥的战队将得以加入;如果他们不选择与V社合作,依然保持国内的联赛性质,那么俱乐部和选手恐怕也会不太乐意,毕竟没有晋级积分的比赛,辛苦打了半天,不会增加任何最终TI的邀请机会,反而留给那些积极参与V社三方赛事的战队捡现成,简直苦滋滋。

  另外,关于将积分绑定在选手身上,可以姑且看做是,改善一贯以来ACE联盟定立下的以俱乐部为主体的思路,大幅改善选手地位不平等的桎梏,营造一个以选手为主的职业发展环境。

  ACE联盟是什么?

  那么很多人会有疑问,这个ACE联盟究竟是个什么组织,它怎么能够对国内的DOTA产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呢?

  ACE 中文为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由国内多家电子竞技职业俱乐部组建而成,该组织负责国内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多方面工作,并颁布职业联赛参赛俱乐部管理办法,职业选手个人行为规范等多个条例。

  在其备注的下方还特地分行单独的列出了一句话颇为玩味,“本质上该联盟的存在性并不合法”。既然不合法,那么这样的联盟是怎么样建立起来的呢?引用网友的一句评价“这是电竞老一代人想尽了一切办法,和电竞资本达成的一次重大的妥协,之后成功的将这个东西堕落为了维护自己既得利益的工具。”

  资本的力量

  在DOTA2新兴的初期,大资本力量进入疯狂挖角,并试图整合电竞圈建立新的秩序。当时几大俱乐部为了尽可能的维护各大俱乐部的利益与约束后续加入的资本实力,建立了ACE联盟,并按照统一的规章办事。

  本质上ACE的建立是处于一个良性的目的,规范资本进入,举办大型赛事,成立选手工会保护选手利益,调解选手与战队俱乐部之间的纠纷。随着生态圈的发展,ACE联盟逐渐变味。

  出台选手权利保护办法,禁止1线队伍参与奖金低于2W的赛事,国内战队赛事不足,TI3战绩全面崩盘。排斥了民间小资本进入的可能,阻碍了电竞发展的推动。

  以俱乐部为主体,一切操作以保护俱乐部利益为首要出发点,两个俱乐部之间的挖人,最终承担责任的是选手。缺乏对选手的利益保护,使其存在绝对的劣势。

  常年不公开管理办法,致使工作内容不清晰,规章不详细,各种信息反馈无门。当选手与俱乐部发生重大矛盾,ACE联盟零沟通,直接QQ会议上多人投票就拍定处罚议程宣布永久禁赛

  由于利益的恶性驱使,以及缺乏一个公平公开的监督管理机制(因为其非合法性所以不会存在此机制),ACE联盟打着维护俱乐部利益的旗帜对联盟内部成员进行独裁式的操作,对中国的dota发展产生了极其长远的影响。可以说,ACE 并未如预期般成为CNDOTA更上一层楼的股肱之臣,反而为了世界DOTA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是它打破了CNDOTA统治级的地位,让DOTA这个游戏真真正正的变得与民同乐,与庶民同乐。

  后续

  所幸,V社改制的到来,它从源头上直接改变了当前国内的dota生态圈格局,通过直接管控的办法来改善当前CNDOTA的赛制体系。

  新积分制度的情况使得,选手们的价值将得到更大的发挥,明星选手的号召力将被放大。通过青训培养新人,挖掘路人大神,又或是通过合理的抱团谋求一争之力,这连环的举动势必将会再次刺激DOTA2在国内电竞环境下再度换发新生。

  而俱乐部方面,生存压力的加大也势必促使俱乐部调整原先的制度方针,正视选手与俱乐部之间正当的雇佣关系,以选手为本,通过开发明星选手价值,发挥队员的商业能力,发掘新人,留住明星等一系列的操作不但考量了俱乐部管理者的运作能力,严格提高双方间合约的平等性与法律约束力,更将正面推动国内电竞圈的良性发展。

  未来之路,CNDOTA将拥有更多的参赛可能与竞赛空间,随着电子竞技项目的发展,职业化与产业链的愈发成熟,越来越多的天才少年得以有可能加入这个大环境,并投身到电子竞技的事业当中,更多的比赛,更多的技术交流,更深的资本加入推动,形成更良性的项目循环,而这就是一切改变的初衷。

  发展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只愿CNDOTA 不忘初心,坚持自我,重登BestDOTA的王者之路。(来源:17173)